陌宇啊

狄大大黑化向(HE结局)

双结局

前半段内容和BE的不太一样了,有改动哦

方朗BE别打我

狄白甜


一触到狄仁杰冰凉的指尖,白元芳的身子一下就绷紧了。这双手,还是狄仁杰的,但失去了该拥有的温暖。

明明自己眼前的人就是狄仁杰,可却意外地陌生。

白元芳凭直觉感知到,眼前的人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狄仁杰了。

“狄仁杰......”白元芳轻轻唤了声他的名字,明显感觉到颈上的手动作一滞。但随即,白元芳听到了身后那人不屑的嗤笑声,本来轻轻攀在自己颈上的手力道突然加大了。

似乎是要将手指嵌进白元芳的脖颈,白元芳感到狄仁杰的手越收越紧,让他感到窒息。

““咳,咳咳。”白元芳已经开始缺氧了,情不自禁地咳了起来。

就在白元芳要昏过去的时候,突然感觉掐在自己脖颈上的手微微放松了一下,能让他呼吸空气了。

紧接着,白元芳感觉狄仁杰不动声色地靠过来,在他耳边悄悄地说:“元芳,现在方起鹤一定在监视我们,我费了一番力气才让他信任我。为了彻底铲除他们,陪我演一出戏吧.”

“元芳,我能不能活着,就看你演的怎么样了。”

白元芳涣散的眼神紧接着又清晰了,“声音很小却很坚定:“放心,我一定让你活下来。”

狄仁杰点点头,十分不舍地松开白元芳,猛地把他扔到了墙上。

“突然想起来,不能让你死了,还没问出东西来呢!”依旧冰凉的声音,却让白元芳听出了温暖。

“说吧,白家的所有事情,能让我们推翻武皇的。

“狄仁杰,你怎么了?为什么?”白元芳很配合。

“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,不过以前的狄仁杰很喜欢你啊,要是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放了你吧。可惜啊,我不是。”狄仁杰似笑非笑地对白元芳说。

但接着,狄仁杰又沉下了脸,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

白元芳这次闭紧了嘴巴,紧张的看着狄仁杰,你妹,演起来还真难。

“没事,知道你不会说,所以呢……我准备了这个。”狄仁杰慢慢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“来,喝了这个,你就会自己告诉我了。”

“狄仁杰,你......不!别!”白元芳当然知道那是什么,世间少有的药物,喝了会让人说出自己知道的所有事。

随着白元芳的声音,狄仁杰抬手捏住了他的下巴,力道大的惊人,尽管白元奋力的抵抗着,还是被狄仁杰灌下了大半瓶。

白元芳顿时觉得脸上发烫起来,意识也渐渐模糊了......妈的狄仁杰,你还给我灌真药啊!

随后进来的是方起鹤,他看着还在昏睡的白元芳,满意地笑了一下,刚刚举起手里的短刀,就听见“哐”的一声门被撞开的声音,狄仁杰带着大批武皇的人马闯了进来。

方起鹤一扭头便看到还有两名官兵押着快要昏迷的诸葛王朗,王朗浑身是血,还有脸上的淤青让方起鹤看出,他一人还与众多官兵苦战了一场。

方起鹤绝望地闭上了眼睛......

带官兵押走了方起鹤,狄仁杰快步走上前去,来到白元芳身边为他解开锁住他的铁链,看着白元芳血肉模糊的手腕,狄仁杰不断的责怪自己哪里下手这么狠。

狄仁杰让白元芳躺在自己怀里,看着他清秀的眉目,“敏民,这辈子,我都不会再伤害你了。”

方起鹤和诸葛王朗并排坐在监牢的地上,似乎在思考什么事,沉默,还是沉默......“方方,”诸葛王朗先打破了这寂静“想好了吗?要不我们......”“嗯,想好了,拿出来吧。”

诸葛王朗手里捏了一个白色的小瓶,里面装的,是剧毒。这是方起鹤让他调好准备着的,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。

“王朗,你怕死吗?”方起鹤的声音无比温柔,“有你在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诸葛王朗也温柔的回应他。

两人吧瓶中的液体喝了下去,扔掉瓶子,方起鹤突然上前吧诸葛王朗抱在怀里,低头给了他一个吻。热烈而又温柔,唇舌在诸葛王朗嘴里肆意扫荡。

泪,顺着二人的面颊滑落,冷的。

狄白侦探事务所,狄仁杰正坐在白元芳床边,和他说话。突然收到诸葛王朗和方起鹤自尽的消息,不禁也是一愣。

方起鹤输就输在自己太高傲,但又输不起。

算了不想了,还是专心陪自己的小白吧,这两天他刚醒,身子骨还弱着呢。

“敏民,原谅我好不好?”

“不要,谁叫你给我灌这么多药!”

“哎呀我是为了你好吗!”

“不听不听不听!”

春意正暖,阳光正好……

END

好累好累,终于写完了!

评论(10)

热度(31)